东亚对疫情控制比欧洲有效之口罩篇
2020-03-26 17:53:02
  • 0
  • 0
  • 2
  • 0

本文为韩裔德国哲学家韩炳哲著文《为什么东亚对疫情的控制比欧洲有效?》中的部分内容

新冠肺炎是一次系统测验。亚洲对疫情的处理显然比欧洲更好。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和新加坡只有少数几例感染,台湾地区报告了108例,香港193例。另一方面,德国在短期内就已有14481例(截止至3月19日)。韩国、日本和中国都已经渡过最艰难的时期。

防护口罩也是亚洲和欧洲的一个显著区别。在韩国几乎所有人都戴着可以过滤病毒的特殊口罩出行。这不是普通的外科口罩,而是与被感染者接触的医生戴的特殊防护口罩。最近几周,为公民提供口罩是韩国的首要课题。

药店门前排起长队。能多么有效率地为全体民众提供口罩,成为衡量政治家的标准。生产口罩的新机器很快就被造了出来。目前,口罩的供应似乎是成功的。有一个应用软件能告诉人们出售口罩的最近的药店。我认为,向全体民众提供口罩的举措在亚洲对于遏制这一传染病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韩国人甚至在工作时戴口罩,政治家也戴着口罩与公众接触。即使在新闻发布会上,韩国总统也公开戴着口罩。在韩国不戴口罩的人会被责骂,而在德国人们却听说口罩没什么用——这是无稽之谈。如果没用为什么医生要戴口罩呢?

口罩必须经常更换,因为当它聚集的水分过多,就会失去过滤功能。但这时,韩国人发明了一种 “新冠口罩”,它带有纳米过滤器,甚至可以清洗,能在一个月内保护人们免遭病毒感染。在还没有疫苗或治疗方法之前,这其实是个相当好的解决方案。

而在德国,就连医生也得飞往俄罗斯获取口罩。马克龙征用了口罩,以分发给医务人员,但他们收到的是没有过滤的普通口罩,还被告知说这些口罩对防护新冠病毒就已经够了,这完全是谎言。欧洲步履蹒跚。如果人们还在高峰时间挤地铁和公交车,关闭商店和餐馆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该怎么在地铁和公交上保持距离?在超市这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口罩是可以拯救性命的。一个分为两个阶级的社会出现了:自己有车的人面临的危险较小。哪怕被感染者可以戴上普通口罩,也能有效阻碍病毒的传播。

德国几乎没有人戴口罩,个别戴口罩的都是亚洲人。在德国的韩国人抱怨说,如果他们戴口罩会显得很奇怪。这里显然是另一种文化差异在起作用。德国盛行的个人主义与裸露的脸是联系在一起的。由于看了很多韩国的图片,我已经太习惯戴口罩者的形象,以至于我的柏林们同胞裸露的脸看起来几乎是淫秽的。我也应该有一个口罩,但在这里我什么也得不到。

口罩的生产线也与其他许多产品一样,已经转移到中国了,因此欧洲没有口罩。亚洲国家试图为全体人口提供口罩,当中国的口罩也开始稀缺时,他们就改造工厂来生产口罩。而欧洲,即使是医务人员也得不到防护口罩。

只要人们继续在没有防护口罩的情况下挤公交和地铁,封锁令就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人们在高峰期的公交和地铁上怎么保持距离?这场传染病的一个教训应该是,要让防护口罩、药物等医药用品的生产重新回到欧洲


【相关阅读】

东亚对疫情控制比欧洲有效之大数据的应用

http://wanxianli.blogchina.com/964713619.html

来源 | 澎湃思想市场

撰文 | 韩炳哲

翻译 | 苏子滢

原题 | 为什么东亚对疫情的控制比欧洲有效?

本博转载部分内容,有少量删改。

不法分子利用防疫期间基础物资特别是防疫用品紧缺、民众防疫心切等因素,短期内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抬高价格,牟取暴利,严重破坏非常时期的市场供应秩序,造成民众心理的恐慌。比如案例二,行为人将防疫前销售的每只0.16元至0.28元的口罩,上涨至每只10元,上涨幅度高达近50倍。又如案例四,行为人将以每盒5.125元购入的口罩,以198元每盒高价销售,差价高达近193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