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樱花,今年只能云上观
2019-03-27 15:32:47
  • 0
  • 0
  • 4
  • 0

身在江城,却不能亲临珞珈山赏樱花

翻看旧作,重新编辑,以记江汉之疫

东装西装,梅花樱花

去年,樱花盛开的季节。

武大,一如既往,游人如云。

校园安保与几个青年吵了起来

险些大打出手。

原来,安保指责青年不该穿和服。

青年怼道:咱穿的是唐朝服装呐!

安保也许并不知道盛唐之际,

东瀛倭人来西洋取经,

学去了很多中土文化。

建筑、服装、茶道、书法……

其中,还带回了樱花树苗。

如果,此事发生在今年

又会如何?中日已经友好

日本对中国抗疫鼎力相助,

包括赠送三台救命机器ECMO到武汉。

病毒没有国界,爱心也没有国界!

即使穿着和服来武大看樱花,

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吧?

服装花卉饮食,也没有国界。

东装西装,想穿就穿。

梅花樱花,想看就看。

肉包面包,想吃就吃。

龙井咖啡,想喝就喝。

元    稹樱花树下送君时,一寸春心逐折枝

白居易:亦知官舍非吾宅,且掘山樱满院栽。

              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

秦汉宫廷皇族花,汉唐盛开百姓家。

东瀛倭人朝大唐,带回西洋美樱花

原产此邦,花盛彼岸。

千年繁育,衍生许多 ——

江户彼岸/初美人/寒绯/太白

染井吉野/永源寺/日本早樱

枝垂/大山/仙台屋/横滨绯樱

松月/河津/御车返/关山/菊樱

郁金/一叶/小彼岸/霞樱/豆樱

兼六园菊樱/鸳鸯樱/修善寺寒樱

奈良之八重樱/梅护寺数珠挂樱

洋洋洒洒,蔚为大观。

现如今,《中国植物志》中

樱花,专指“日本樱花”。

中土赏樱之所,非武大之莫属。

走进“国立武汉大学”的门坊,

中国建筑雄踞珞珈山下,

琉璃翘檐舒展蔚蓝空中。

好多好多好好看的樱花

簇拥中国特色的建筑。

每年花季,就有许多人来此不负春光。

看花的未必知道,此地何以多樱花

1938年7月,长江马当要塞失守;

虽然,薛岳率国军在九江万家岭重创日军,

但10月,华中最大城市武汉陷落,

这座华中最大的大学成了侵略军的演兵场:

为了缓解乡思,还是其它,

1939年,他们从母国运来一批樱花树

最早的一批樱花。摄于1948年

第一批渡海的30株樱花还在吗?

有说樱花也是红颜薄命,

阳寿才二三十年。

我在这珞珈山下

并没有看到过这么大的樱花树

距东京不远的小田原市有一棵1669年栽种的垂樱,树龄已有330余

1972年第二批樱花西渡在此落脚20株

(中日邦交实现正常化,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向赠送中国1000株“大山樱”,

其中800多株种于北京玉渊潭、陶然亭公园内),

1983年第三批100株日本垂枝樱苗落户

(为庆祝中日建交10周年,

日本西阵织株式会社向当时在京都大学学习的

武汉大学生物系教师王明全赠送)

1992年,再添约200株东瀛樱花

(纪念中日友好20周年之际,

日本广岛中国株式会社“中国湖北朋友会”

砂田寿夫率团访问武汉大学赠送)

也不知道,校园现在的樱花树是否刘郎张郎所栽。

樱花,从喜马拉雅山到富士山

又从富士山到珞珈山,

好的东西,属于全世界!


本文写作,参考了杨树先生的

《武汉大学的樱花是怎么来的?》

该文结束语:

日军侵占期间曾留守护校的汤商皓,

1985年5月重返母校,

看到第一批樱花树

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敌酋所植之樱木,树本无辜,亦欣欣向荣,绿叶成荫,惟花已过时谢矣。

上月东游华盛顿,见白宫前亦樱木成林,可知景物无分国界也。”

本该如此,

但是,如何看花,怎样给花取个名字,

其实,是很有名堂的:

http://wanxianli.blogchina.com/647778340.html
(花名中的名堂)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