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生物学基础
2018-01-21 17:10:31
  • 0
  • 0
  • 4
  • 0

 原作者:魏亚桂 

本博转载有改写  

爱是什么?

从生物学角度来讲,爱情是分阶段的。

第一阶段叫亢奋阶段

第二阶段叫麻醉阶段。

第一阶段的生物化学基础是“安非他命”

(学名叫苯异丙胺)。

两人相见,或一见钟情,

或慢慢培养,

脑干里终于分泌出这种物质,

于是爱情就产生了。

苯异丙胺是一种神经兴奋剂。

它可使你觉得精力充沛,注意力集中,欲火旺盛等。

这些都是爱的表征。

它还有一种奇怪的效应,

就是会使你产生偏见,

只看到自己喜欢看到的事物。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也。

如果只有一个人产生苯异丙胺,

那就只好单相思了。

苯异丙胺的分泌,

不是永久的。

一般五到七年后,

苯异丙胺的分泌就会逐渐减少。

爱情的危机便到来了。

要度过这一危机,

还有赖于另一种物质的产生。

这种物质叫吗啡。

简单的说,

吗啡是一种神经麻醉剂。

它使你拥有一种安全感。

一种白头到老的安全感。

这便是爱情的第二阶段。

爱情的第一阶段是火。

第二阶段呢,

是粘乎乎的酸辣汤

如果两人都没有产生吗啡,

那就只好拜拜了。

这是大自然的安排。

所谓七年之痒是也。


人的大脑,无非是一个物化包。

一个个物理化学过程,

在外界信息的驱动下,

在互相催化,互相反馈。

是什么东西促使了这些物质的产生?

这个还不是很清楚。

不过,

大自然里很多东西都是反馈的。

从进化的角度讲,

这必须是正反馈:

必须先有安全的信息,

然后才会有安全感的化学过程。

(从神学的角度讲,

如果我们假设上帝不是笨蛋,

结论也是一样。)


早在一百多年前,

就有一些百无聊赖的化学家,

莫明其妙的就发现了苯异丙胺的奇效。

别出心裁的政治军事家们,

便拿来给士兵们服用。

士兵们果然更加容易接受洗脑,

更加疯狂勇敢的作战。


坚信人定胜天的人们,

没有忽视到苯异丙胺的神效。

如果自己就可以往静脉里注苯异丙胺,

何必要等待丘比特的神箭?

滥用苯异丙胺,

在西方已成为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

大脑物化包的复杂程度及其精致的内部平衡,

是不轻易接受外部直接干预的。

比如说,

有正反馈就必有负反馈。

药效过后的反弹,

与苯异丙胺的神效感觉刚好相反。

大脑本身的负反馈使得外来苯异丙胺的效果一次比一次差,

滥用者不得不一次次增大剂量。

一旦上瘾,很难自拔。

更麻烦的是,滥用上瘾后,

你可能连真丘比特的神箭也感觉不到了。

不加控制地大剂量使用苯异丙胺,

使大脑受到过分的刺激,

会使人变得神经质,精神变态,疑神疑鬼,草木皆兵。

脑细胞过多死掉,会使人变成永久性神经病。

滥用者使用苯异丙胺五到七年后,

大脑的负反馈已使得该药彻底失效了。

再使用也感觉不到兴奋了。

而反弹则越来越强烈。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人造爱情也逃不掉七年之痒



苯异丙胺有一个药效更强的近亲,

也就是著名的海洛英。

而吗啡呢,

则是鸦片的主要有效成分了。

孤独的人们哪,

还是老老实实地等待着丘比特的神箭吧。

亲爱的 你慢慢飞

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亲爱的 你张张嘴

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

亲爱的 你跟我飞

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

亲爱的 来跳个舞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追逐你一生

爱恋无情悔

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等到秋风起 秋叶落成堆

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