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那活儿遭侵害的故事
2019-01-15 08:52:36
  • 0
  • 0
  • 6
  • 0

近日网上看到疑似导游手记,

说她的客人不愿意花钱如厕,

便去野溺,被一条大约一米五的蟒咬住他那活儿。

视频无法上传,信其真。

那热溺淋在了正盘踞休憩的长虫身上,

以为遭受攻击,弓身弹射,咬个正着。

他一定伤得不轻!

愿他功能未损,

损几两银子,事小。

这事,令我想起另则故事。

泊船湖边,渔民脱了下衣

将腚伸出船帮来大号,

殊不知“炸弹”正中在湖边水草中觅食的——

一只母乌鱼带着一群小乌鱼。

那母乌鱼怒从心中起,

跃出水面,一口咬定他那活儿。

哦哟一声,“鸡吧钓乌鳢”的故事

传遍了方圆十几里的大湖四岸。

当地人称乌鱼为乌鳢,

母乌鳢护幼意识极强,

遇到危险,母乌鳢会张开口,

让幼崽全部进入口中,然后逃之夭夭。

以至被误认为小乌鱼很有孝心,以身饲母。

以上两例为无意惹怒动物遭受侵害。

而无意中被烧烤的传闻就稍微多些。

改开初期,罐装液化气很贵

(相对收入而言)

人们总要把罐中的气烧得干干净净

才拿这空罐去灌新气。

最难将息,将完未完之时。

聪明的人会一边摇晃着罐子,一边炒菜;

也有将罐子平卧地面,用脚不停滚动罐子的;

也有将罐子放入盆中,再淋、泡热水的;

都是为了获得罐中最后一口气。

灌气,是论重量的。

因此,减轻罐子的自重

便可以多灌一些液化气。

所以,人们在灌气以前,

都会将罐底防震的橡胶圈取下,

灌满了气再装上。

只几次,那橡胶圈弹性就差了许多,

干脆就不要了。后来,

难得见几只有橡胶垫圈的液化气罐。

为了多灌气,倒掉罐中不能气化的残液是必须的。

将残液倒在路边阳沟里的人有,倒到公厕里人更多。

那时上公厕,新鲜的屎臭,陈年的尿骚,氨气、硫化氢、烟味,

又多了一份液化气残液的气味。

(常常熏得人眼睛张不开。一点没夸张)

有人如厕抽烟,火柴余烬点燃了残液,烧着了臀部。

有毛的那活儿,无疑是最惹火的。

一声叹息!

那是男人的最爱!

不过,爱也会被贫困扭曲。

有的人竟然割了它,为的是做太监

享受宫廷中的生活(衣食无忧,还有点权力)

(据说,清宫太监无一例外是汉人)

割得不好的,尿漏,下衣总是湿漉漉的,

骚气扑鼻,只配做最最下等的活计。

太监是自愿(或为父母所诱所迫)被人所割。

而非自愿被人割,那就是宫刑了。

最著名的就是司马迁,写史记的那个太史公。

自愿自割的,也有。

从小就想做个女人,以为割了那活儿就遂了心愿。

唉,那活儿,是男人的命根!

不过,很多年以后,

性别差异将会缩小,

(限于篇幅,不在此展开)

君不见佛的像,非男非女,

佛,就是未来的人。

人,未来一定成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